晉鐸初期,陶神父到過牛頭角、香港仔及柴灣工作,工作雖然忙碌,但對於故鄉的家人卻時常掛念。1972年,他完成第一次環遊世界的旅程,在紐約寫信回家道:「家鄉山水甲天下,如果能夠回去看看就好了。」來港以後,內地經過了三反五反、大鳴大放、文化大革命等運動,宗教活動完全停止,陶神父唯有靠書信與家人聯繫。
久別回鄉 哭成淚人
       
 1979年內地開始改革,久違故鄉三十載的陶神父急不及待回鄉。
於是他帶同幼稚園的教職員一行十五人回鄉去,「家人都來接機,
一見面大家都哭起來。 幾十年沒有見過幾位哥哥,很感動!」
那時候,教會活動在家鄉依然停頓,開彌撒、唸經都要偷偷地
進行。家鄉滿目瘡痍,由侄兒任校長的學校更是破爛不 堪,
黑漆漆沒有玻璃,多次維修也如是。於是,陶神父提議由他出
錢重建學校。

 

學校聖堂 福澤鄉民

「那是我第一次建學校,開幕的時候很隆重,連電視台的人也來了。」陶神父的名字因此家喻戶曉,大家都稱他做「陶先生」。「人們認為陶神父接受了羅馬教會的思想,所以拒絕接受他的幫助,但如果神父以普通華僑的身份出現,他們就會接受幫忙。」1983年十一月,陶神父資助興建的學校竣工。為表示他對家鄉的懷念之情,他把學校命名為「懷鄉小學」。

除了建學校,在推動家鄉福傳工作上,陶神父也不遺餘力。他先後鼎力協助興建家鄉的三間聖堂。回想起為桂林聖德蘭新堂籌款的過程,陶神父不忘「感謝天主」。「當時有神父告訴我聖堂崩了,需要200萬維修。我告訴那位神父『你不如斬我的頭,要籌200萬……除非有奇蹟發生!』」一個月後,兩位分別美國籍及奧地利籍的神父由西安來找他,兩位神父知道後,答應會想辨法幫助他。結果在輾轉間,陶神父得到足夠的金錢去興建聖堂。

陶神父與胞兄合照
1956年7月8日於香港仔聖伯多祿堂主持首次感恩祭
1979年胡振中主教參觀柴灣海星小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