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外方傳教會350年來,一直都與中國有著不可分割的情感。「當年教宗給了我們一個指引:要將信仰帶給人,而不是我們的文化;不單要保護當地文化,更要我們適應和學習。」巴黎外方傳教會香港區會長龐樂培神父(Rev. Bruno Lepeu)訴說著1659年教宗的一個指示,如何開始了巴黎外方傳教會350年向亞洲傳教的方向。

利用本地語言傳教

「最初往中國的傳教士,並非只有主教、神父,還有醫生。後來,他們開始思考如何利用本地語言去傳教。」龐神父強調要把信仰帶到中國,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把天主的話語,翻譯成當地人熟悉的語言。

當時,西安方濟各會的主教努力地把中文翻譯成拉丁文,並編成一個很有用的辭典。巴黎外方傳教會的神父將辭典重複抄寫,並視之為很重要的工具。到拿破崙一世時,法國國王要求駐北京大使印刷出來,終於在1813年,這本辭典的印刷本才正式面世。一生致力把新約聖經翻譯成中文的白日昇神父,也有善用這辭典的手抄本。可惜到他1707年逝世時,尚欠一小部分才完成。

 

促進文化交流

龐神父指出,白神父這份精神打動了其他在亞洲區工作的神父,使他們懷著同樣的精神,去研究當地的各種事情,並把研究的資料寄回法國的檔案館。十九世紀末,檔案長印刷了一本書紀錄這些資料,包括中國的地理環境、煤礦和民族等資料。這本書更包括廣東、湖南、福建、廣西、貴州、雲南、四川、西藏和東北的資料。「這些地方除了傳教士之外,沒有人去過,所以神父們搜集的資料是第一手。」龐神父指出這些資料幫助傳教士了解當地的風土民情,同時幫助法國人研究這些地區。
巴黎外方傳教會香港區會長龐樂培神父(Rev. Bruno Lepeu)
終審法院(前身為巴黎外方傳教會總務處)(下圖)
伯達尼修院(右圖)

文字:林嘉洋、曾穎嫺
攝影:林嘉洋
編輯:曾穎嫺

資料來源:「失落的中國教堂系列:
<倮倮迷思>巴黎外方傳教會士在雲南」
電影光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