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s Poets Society

暴雨驕陽    1989

 

導演: Peter Weir

主演: Robin Williams, Robert Sean Leonard, Ethan Hawke

 

 

 

 

 

 

 

 

 

 

 

 

 

 

 

 

 

 

 

 

 

 

Name: Chan Kwong Sum

Student No: 015012

No: 1

 

 

 

 

詩是什麼?朗誦詩篇又是什麼?

 

在中國傳統社會中,有韻為詩,無韻為文,詩求人能“感”。人們一直認為,詩是具有音律、偏重抒情的純文學。在《暴雨驕陽》中,凱汀(Keating)給詩下了新的定義「因為我們是人類,所以我們要寫詩」,而且「詩是美麗、浪漫、愛情」,推翻了舊有詩的定義及公式,賦予詩全新的生命,使之更生活化,不再只是學儒式的咬文嚼字。具體來說,思想是詩的骨架;想像是詩的翅膀;感情是詩的血肉;語言是詩的服飾;音韻是詩的聲音;意境是詩的靈魂“詩”字在古希臘文中的也是“制作”之意思。故此,我認為詩是從生活中取材的創作,藉文字、聲韻之學能,表露個人深刻純正身的情感。[very in-depth perception!]

 

在《暴雨驕陽》中,凱汀(Keating)要大家把課本撕掉,不要跟隨。因為他覺得詩是用來表達自己的感興,人不可被詩中所寄寓的思想操控著,必須創新,加入創新的語言、音律、形式等,思想才能自然流露,不為舊形式縛束,不受世俗的牽絆,把自我從生命中釋放,創造自己的路徑,「走」出自己的風格。凱汀(Keating)又叫Anderson大聲朗誦自己的詩,意義在於回復他的自信心,讓他尋回自己的個性、真我,塑造自己真實的情感,積極去追求自己的夢想,將思維中貯備已久的靈感毫無保留的宣洩出來,而不是作學校、父母的奴隸,被別人牽著鼻子走或再活在別人期望的陰影下。[No, this is too partial! Poetry, employed for revealing and releasing emotions, should NOT be quantified. ]

起初,一班學生組織詩社的目的是因知道凱汀(Keating)曾經是死詩[人]社的組員。Keating說﹕「詩社是用來追尋理想,及時行樂,叫人活得有意義,不枉生命白過。」(Seize the day, pursue your passion, make your life extraordinary.)經過這番說話啟發後,他們希望透過詩社,作詩和誦詩以開展感情生活,及時行樂,不要再被學校傳統的教學方法、嚴格的校規綑綁。學生們重組死詩人社(一個不受校方承認的記念詩人組織),聚集在印第安洞穴中輪流朗讀浪漫詩人的記事集或發表個人作品。透過作詩交流,互相學習,快樂地分享自己的心得外,最重要是滿足各自的夢想,取在現實社會中得不到的需要;尋找自己的步伐,抓緊自己的每一日,追求美麗、浪漫與愛;學習詩化自己的生活,美化自己的人生。[not quite precise rendering of the original! ]

朗誦詩篇是透過聽覺藝術、視覺藝術把詩歌的生命擴大,再一次燃燒廣大的群眾。這是詩中的新生命,詩的再一次創造。所以,朗誦不僅是一種詩的傳聲,應該是一種詩的再造,協助理解和欣賞。在戲中,學生們把原本用來默讀的詩大聲朗誦出來,使平面的文字化為立體、有生命力的音符,表達出群眾的憎恨、喜愛、需要和願望。[a very inventive passage!]

學生們在洞中,朗誦詩篇,玩索每一詞每一語每一句的義蘊,表現大眾的感情或生活。他們表達這些情感,不是在平靜的回憶中,而是在緊張集中的現場。透過集體朗誦配以音韻節奏翩翩起舞,傳達強烈的感情。他們的純真之感情重燃起死的詩人社會。

 “死的詩人社會”具體表現戲中的內容。因為在戲中的文學園地裡,學生要壓抑自己的夢想、情感,服從傳統的規條,生命活像聽侯指示和命令的機械人,情感變得麻木了。而詩人與夢想、情感是不可分割的,他們透過朗誦詩篇表達心底一切慾望,像進入夢想的虛擬世界裡。而學生們被迫長期困鎖在指令的社會下,沒有表達的空間。縱然Keating的學生重組詩社,但這只是短暫的。最終,Keating被辭退、詩社活動被永久終止、學校沿用書本傳統的學習,反映出這個社會扼殺人的創作力,剝削表達感情的權利,而詩和朗誦詩正好代表一條自由思想的出路,故此,這套戲以“死的詩人社會”為名。

I think this is a very well thought and well-presented essay. You seem to have digested the key issues from the movie, and also you were able to insert your own perspectives.

There is only one more point you may expound.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words in written form’ and ‘words spoken’ should be studied. The issue could be ‘standardisation vs individualisation’. Please refer to the two lectures I gave in the beginning of Jour 230, on ‘literacy and sound’.

 

A-